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客服電話:400-7890626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醫學論文

生活事件與自我效能感對高中生抑郁的預測研究

時間:2019年08月12日 所屬分類:醫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探討生活事件和自我效能感對高中生抑郁癥狀的預測作用,可為高中生抑郁的預防與干預提供實證支持。采用整群隨機抽樣,以湖南省7所中學的763名高中生為被試,對高中生的抑郁水平、焦慮水平、生活事件以及自我效能感進行評估,8周后再對被試的抑郁癥狀

  【摘要】探討生活事件和自我效能感對高中生抑郁癥狀的預測作用,可為高中生抑郁的預防與干預提供實證支持。采用整群隨機抽樣,以湖南省7所中學的763名高中生為被試,對高中生的抑郁水平、焦慮水平、生活事件以及自我效能感進行評估,8周后再對被試的抑郁癥狀進行第二次測評,發現高中生的兩次抑郁得分與其生活事件、焦慮得分呈顯著正相關,一般自我效能感與兩次抑郁、焦慮得分呈顯著負相關;一般自我效能感能夠調節生活事件對高中生抑郁、焦慮等不良情緒的影響。基于此,學校和教師應多角度指導學生歸因,增強學生的自我效能感;多途徑為學生減壓,培養學生的抗壓能力;多形式開展心理健康教育,幫助學生戰勝焦慮和抑郁。

  【關鍵詞】高中生;一般自我效能感;生活事件;抑郁

應用心理學

  抑郁是青少年常見心理癥狀之一。大量研究表明,青少年進入青春期后其抑郁癥狀和抑郁癥的發生率都呈迅速增長的趨勢。[1][2]抑郁作為一種負性情緒已成為影響青少年身心健康的主要危險因素,是青少年自殺行為的主要影響因素。[3]Kessler等人[4]通過研究發現,個體首次抑郁發作通常出現在14~19歲,終身抑郁的患病率在青少年末期高達25%。

  可見,高中階段是青少年抑郁發作的高峰期。許多研究表明,抑郁與一般自我效能感、生活事件有著直接的聯系。劉曉宇等人[5]的研究發現,生活事件對大學生的抑郁和焦慮均有顯著影響。王才康等人[6]的研究顯示,一般自我效能感與焦慮、抑郁、羞恥感呈顯著的負相關關系;曾榮俠[7]的研究表明,大學生一般自我效能感與心理健康密切相關,與抑郁、焦慮、心理健康總體水平顯著負相關,并對它們均有一定的預測作用。

  季善玲等學者[8]對700名學生進行調查后發現,應激性生活事件與抑郁顯著相關。陳沖等人[9]對732名大學生進行自我效能感在應激和抑郁之間的作用的研究表明,當加入自我效能感的影響時,自我效能感會調節或者改變應激和抑郁關聯的強度。

  本研究從高中生抑郁問題入手,研究生活事件和自我效能感對高中生抑郁的預測作用,這不僅能夠為制定改善高中生抑郁情緒、提高其心理健康水平的干預措施提供新的思路,而且能夠幫助高中生認識到自身積極品質的重要性,促使學生充分運用自我積極心理力量,預防抑郁、焦慮等負性情緒的發生。

  一、研究方法

  1.研究對象

  本研究采用分層隨機抽樣法,選取湖南省7所高中的969名學生開展問卷調查,收回有效問卷763份,有效回收率為78.74%。其中男生244人,女生519人;年齡為14~18歲,平均年齡為15.391±1歲。

  2.測量工具

  (1)人口學情況問卷人口學情況問卷主要收集調查對象年齡、性別、學校、父母文化程度、家庭收入等基本信息。

  (2)一般自我效能感問卷(generalself-effica-cyscale,GSES)一般自我效能感問卷的中文版由張建新和Schwarzer編制而成,共10個項目,采用李克特4點計分,量表從“完全不正確”計1分到“完全正確”計4分。量表為單維量表,只統計總量表分。對中文版的信效度研究檢驗表明,其內部一致性系數為0.87,分半信度為0.90。[6]本次研究中,該問卷的Cronbach’a系數為0.825。

  (3)青少年生活事件量表(adolescentself-rat-inglifeeventschecklist,ASLEC)該量表由劉賢臣等人[10]編制,適用于對青少年的應激性生活事件發生頻率和應激強度進行評定。該量表為自評量表,由27項可能引起青少年生理、心理反應的負性生活事件組成,內容涉及學習壓力、人際交往、受懲罰、喪失、健康適應、其他共6個因子,各項事件累加之和得出個體研究期限內經歷的各項生活事件總體水平,得分越高對個體影響越大。

  已有研究[11]表明,該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本次研究中,該量表的Cronbach’a系數為0.911。

  (4)焦慮自評量表(self-ratinganxietyscale,SAS)焦慮自評量表由華裔教授Zung于1971年編制而成,適用于具有焦慮癥狀的成年人。該量表由20個條目構成,每個條目根據被試最近一周的感覺分為1~4級評定。國內外應用表明,SAS是具有較高信度和效度的焦慮自評工具之一。劉賢臣等學者[12]也通過研究證實了SAS在國內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本次研究中,該量表的Cronbach’a系數為0.743。

  (5)流調中心抑郁量表(centerforepidemiolog-icstudiesdepressionscale,CES-D)流調中心抑郁量表由Radloff[13]于1977年編制而成,主要評價被試當前的抑郁癥狀、出現抑郁的頻率,著重于抑郁情感或心境。該量表共有20個項目,采用4級評分,總分范圍為20~80分,量表得分越高表示個體抑郁程度越高。本次研究中,該量表的Cronbach’a系數為0.920。

  3.研究程序與數據處理

  本次調查的采樣分兩次進行,第一次測評中,被試完成了基本資料、第1次抑郁、焦慮、日常應激和一般自我效能感的評估。為了在控制抑郁的基線水平后預測抑郁情緒的發展與變化,我們在8周后對被試進行了第2次抑郁評估。采用SPSS18.0對數據進行統計分析,主要進行了相關分析和層次回歸分析。

  二、研究結果

  1.高中生自我效能感、生活事件、焦慮與抑郁得分的相關分析

  相關分析結果顯示,高中生的自我效能感得分與兩次抑郁以及焦慮得分均呈顯著負相關,生活事件得分與兩次抑郁以及焦慮得分均呈顯著正相關,焦慮與兩次抑郁得分、兩次抑郁得分之間均呈顯著正相關。(第一次抑郁得分表示為抑郁T1,第二次抑郁得分表示為抑郁T2)

  2.自我效能感在高中生生活事件與抑郁關系中的調節效應分析

  本研究采用多層回歸分析的方法,檢驗自我效能感在高中生生活事件與抑郁關系中是否存在調節作用,同時預測8周后被試的抑郁水平。根據溫忠麟等學者[14]對調節作用的分析,我們首先對被試的自我效能感和生活事件得分進行了中心化處理,再將被試的第二次抑郁得分作為結果變量,然后將預測變量、調節變量及其交互作用逐一納入模型:第一步,將人口學變量(性別、年齡)作為控制變量;第二步,考慮到抑郁和焦慮共病率較高[15],因此對被試的抑郁和焦慮的基線水平進行控制;第三步,將被試的生活事件水平納入模型;第四步,將被試的自我效能感納入模型;第五步,將自我效能感與生活事件的的交互作用納入模型。統計分析結果表明,被試的第一次抑郁和焦慮得分能解釋第二次抑郁方差變異的36.9%(F(4,754)=11.960,P<0.01)。

  在控制了性別、年齡變量和抑郁、焦慮的基線水平后,生活事件能解釋抑郁水平方差變異的37.4%(F(5,753)=91.727,P<0.01),自我效能感能解釋第二次抑郁方差變異的37.6%(F(6,752)=77.085,P<0.01),自我效能感與生活事件的交互作用能解釋抑郁水平方差變異的38.0%(F(7,751)=67.446,P<0.01),且引入交互作用項“生活事件×自我效能感”后的新增解釋量(△R2)也達到了顯著水平,表明引入交互作用項后對抑郁差異量的解釋增加了0.5%。

  與此同時,在納入回歸分析模型的預測8周后抑郁水平變化的所有變量中,抑郁基線水平(β=0.447,P<0.01)、焦慮基線水平(β=0.192,P<0.01)和生活事件得分(β=0.047,P<0.01)都能起到顯著的正向預測作用,自我效能感與生活事件的交互作用(β=-0.010,P<0.05)在預測8周后高中生抑郁水平的變化上起到了顯著的負向預測作用。

  為進一步清晰地揭示自我效能感在高中生生活事件和抑郁關系間的調節作用,本研究根據自我效能感得分在被試中抽取出兩組樣本:高自我效能感組(高于均值一個標準差)和低自我效能感組(低于均值一個標準差),將兩組被試在不同應激生活事件得分下的抑郁水平繪制成折線圖。當被試處于低應激生活事件(低于均值一個標準差)狀況下,兩組的抑郁水平近似相等,但當生活事件得分增加時,即被試處于高應激生活事件(高于均值一個標準差)狀況時,高自我效能感組的抑郁水平明顯低于低自我效能感。

  生活事件水平對低自我效能感被試抑郁水平的影響要大于對高自我效能感被試的影響。這表明,隨著自我效能感的增加,生活事件對被試抑郁程度的影響逐漸降低。這也證實了被試的自我效能感在生活事件與抑郁的關系間起到了緩沖作用,即調節作用。

  三、討論

  1.高中生自我效能感、生活事件、焦慮及抑郁之間的關系

  本次研究結果表明,高中生生活事件得分與兩次抑郁得分、焦慮得分都呈顯著正相關,高中生自我效能得分與兩次抑郁得分、焦慮得分呈顯著負相關。這一發現與馬偉娜等學者[16]的研究結果一致,相關分析結果一定程度上說明了高中生經歷的應激生活事件越多、自我效能感越低,則焦慮和抑郁水平越高。Kim等人[17]對415名青少年進行的一項追蹤研究發現,生活事件能預測青少年的抑郁情緒。國內許多研究也證明了這一結論。

  劉洪等學者[18]的調查結果表明,一般自我效能感決定了人們對于困難和挫折的處理方式,相對于低自我效能感者,高自我效能感的個體會采取更加積極有效的應對方式。馬偉娜等人[16]通過研究發現,相對于自我效能高者,自我效能感較低的個體更容易產生強烈的負性情緒,他們很難及時調整自我以適應負性生活事件,因而容易產生焦慮、抑郁等消極情緒。

  2.自我效能感在高中生生活事件與抑郁關系中的調節效應

  本次調查中,層次回歸分析結果表明,生活事件在預測被試8周后的抑郁癥狀時起到了正向預測作用,自我效能感與生活事件的交互作用對高中生的抑郁癥狀起到了負向預測作用。與此同時,生活事件對低自我效能感和抑郁的預測作用要強于高自我效能感,這也表明,當個體的自我效能感不斷提高時,生活事件對抑郁的影響下降。這也一定程度上證明了自我效能感在高中生的生活事件與抑郁之間起著調節作用。

  應激性生活事件在青少年焦慮、抑郁情緒發生中的作用已經被大量研究證實,但并不是所有人在遭遇應激性生活事件后都會產生焦慮、抑郁情緒,在相同的應激條件下發生在自我效能感不同的人身上,會有不同的反應。[9]當面臨應激性生活事件時,高自我效能感者對所面臨的生活事件以及自身能力會有一個比較合理客觀的評價,他們相信自己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正因為這種自信,他們更愿意采用積極樂觀的態度來解決問題。

  而低自我效能感者在面臨應激性生活事件時,大多會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他們中的大部分人認為自己不能很好地處理問題,而且他們會不自覺地放大問題,這也使得他們更加容易體驗到沮喪、焦慮、抑郁等負性情緒,而這些負性情緒容易形成惡性循環,從而不斷加深個體的不良情緒體驗。

  四、教育建議

  1.多角度指導學生歸因,增強學生的自我效能感本次研究結果表明,高中生自我效能感能夠有效緩沖負性生活事件對抑郁的不良影響。而自我效能感是一種生成的能力,不等同于個體實際擁有的能力。因此,幫助學生提高自我效能感不僅必要而且可行。有研究表明,成功能增強個體自我效能感[19],因此,教師在教學過程中要根據學生的實際情況為學生設置合理的目標,從而創造更多成功的機會。

  此外,教師應指導學生學會積極歸因。美國心理學家Weiner從3個維度(內部—外部、穩定—不穩定、可控—不可控)將個體的成敗歸結為能力、努力、運氣、任務的難度這4個因素。[20]該理論認為,對學業成敗的歸因會導致學生在情感和期望方面產生變化,進而影響學生的后繼行為。因此,教師可以讓學生先了解自己的歸因傾向,然后創設適當的活動情境讓學生體驗成敗,進而引導學生對其成敗進行積極歸因,通過反復訓練,指導學生在面對成功或失敗時正確、積極歸因,幫助他們提高自我效能感。

  2.多途徑為學生減壓,培養學生的抗壓能力學校、教師和家長應盡量減少負性生活事件對學生的影響,不應過分強調學習成績,避免給學生太大的學習壓力。學校可以通過開展學習策略專題講座、主題活動等,培養學生良好的學習方法和學習習慣,以調動學生的學習積極性,引導學生自主學習,從而提高他們的學習效率。

  與此同時,學校和教師還應加強學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可以通過開展多種多樣的社團活動,幫助學生建立和諧友好的人際關系,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提高學生的自律能力,最終完善其人格。學校和教師還應與家長積極溝通,及時反饋孩子的在校情況,提醒家長多關注孩子的內在需求以及孩子的閃光點,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以鼓勵代替批評,可以給予孩子充分的愛與尊重,這樣,他們在面對壓力性生活事件時就能夠從容應對。

  3.多形式開展心理健康教育,幫助學生戰勝焦慮和抑郁焦慮和抑郁是影響學生身心健康的重要因素。長期存在的焦慮和抑郁情緒會使學生的學習效率下降、生活質量降低。因此,學校可通過開展各類心理健康教育活動,如團體輔導、心理游戲、抑郁相關講座等,傳授給學生分辨各種抑郁癥狀,以及預防和應對抑郁的知識。

  一方面,這些活動可以幫助學生建立和諧友好的人際關系,提高同伴支持水平;另一方面,可以增強學生對抑郁的認知,使他們能夠及時發現自身的身心變化并及時向同學、教師和父母尋求幫助,從而化解心理上的緊張和抑郁情緒,更好地培養和發展積極情緒,優化與情緒相關的良好心理品質。有研究表明,朋輩團體心理輔導能有效降低學生的社交焦慮和抑郁水平。[21]這啟示我們:學校可以從學生生活事件中得分較高的人際關系和學習壓力這兩個主題入手,多開展這些主題相關的團體輔導活動,讓學生在團體活動中解決問題,獲得成長。

  參考文獻:

  [1]LIUC,WEIY,LINGY,etal.IdentifyingTrajectoriesofChineseHighSchoolStudents’DepressiveSymptoms:anAp-plicationofLatentGrowthMixtureModeling[J].AppliedRe-searchinQualityofLife,2019,14(1):1-15.

  [2]侯金芹,陳祉妍.青少年抑郁情緒的發展軌跡:界定亞群組及其影響因素[J].心理學報,2016,48(8):957-968.

  [3]譚姣,馬永紅,馬迪,等.陜西省醫學院校大學生自殺傷害行為影響因素[J].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2018,29(1):119-122.

  [4]KESSLERRC,AVENEVOLIS,MERIKANGASK,RIES.MoodDisordersinChildrenandAdolescents:anEpi-demiologicPerspective[J].BiologicalPsychiatry,2001,49(12):1002-1014.

  [5]劉曉宇,張婉瑩,許郡婷,等.生活事件對大學生焦慮和抑郁的影響[J].中國健康心理學雜志,2018,26(12):1906-1911.

  [6]王才康,胡中鋒,劉勇.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應用心理學,2001,7(1):37-40.

  心理方向論文投稿期刊:應用心理學主要介紹國內外心理學的最新動態,反映心理學各個領域的研究及其應用的最新成果。

吉林快3单双最多出几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