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客服電話:400-6800558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政法論文

一流專業建設與法學專業教材體系的完善

時間:2019年09月29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教材體系是高水平人才培養體系的重要子體系。一個專業的教材體系是奠基學生專業功底的載體,也是一流專業建設的重要內涵。文章根據一流專業建設對法學專業教材體系的要求,檢視我國一流法學專業教材體系建設中存在的不足,并提出改進措施。 【關鍵詞

  【摘要】教材體系是高水平人才培養體系的重要子體系。一個專業的教材體系是奠基學生專業功底的載體,也是一流專業建設的重要內涵。文章根據一流專業建設對法學專業教材體系的要求,檢視我國一流法學專業教材體系建設中存在的不足,并提出改進措施。

  【關鍵詞】一流專業;法學;教材體系

法學教育

  2018年6月,教育部召開了新時代全國普通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陳寶生部長在會上做了題為“堅持以本為本,推進四個回歸,建設具有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一流本科教育”的講話,會后出臺了《教育部關于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的意見》和《教育部中央政法委員會關于堅持德法兼修實施卓越法治人才教育培養計劃2.0的意見》。

  這次會議和會后出臺的兩個文件均將教材建設作為一流專業建設的重要內涵,并對一流法學專業的教材體系建設提出了要求。本文將根據一流專業建設對法學專業教材體系的要求,檢視我國一流法學專業教材體系建設中存在的不足并提出改進措施。

  一、一流法學專業建設的應然教材體系

  一個專業的教材體系不是隨意設定的,尤其是哲學社會科學專業,它首先體現了國家的政策導向。“建設什么樣的教材和教材體系,是國家意志的體現,是國家事權。”[1]就一流法學專業建設而言,新時代全國普通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和《教育部關于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的意見》《教育部中央政法委員會關于堅持德法兼修實施卓越法治人才教育培養計劃2.0的意見》《法學類專業本科教學質量國家標準》是現階段加強教材體系建設的根據。

  根據上述會議精神和文件要求,一流法學專業應建設包括德育教材、核心教材、拓展教材和應用教材等在內的專業教材體系。“本科階段一方面是學生思想觀念、價值取向、精神風貌的形成期,另一方面是知識架構、基礎能力的形成期”[2]。在本科階段,學生的成長成才既包括德育,又包括智育,而智育既包括知識,又包括能力。

  相應地,一流法學專業的教材體系也應包括體現德育的教材和體現智育的教材,體現智育的教材又包括體現知識成長的教材和體現能力訓練的教材。其中,核心教材和拓展教材都是體現知識成長的教材,應用教材為體現能力訓練的教材。

  第一,法學專業專門的德育教材,即法律職業倫理教材。根據《法學類專業本科教學質量國家標準》,法律職業倫理課程是一類核心課,該課程體現國家的政策導向,以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學生形成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為主要任務。相應地,該課程的教材也是一流法學專業教材體系中具有政治導向作用的德育教材。

  第二,核心教材即法學專業16種“馬工程”重點教材。根據《法學類專業本科教學質量國家標準》,國家組織編寫的法理學、憲法學、中國法制史、刑法學、民法學、刑事訴訟法學、民事訴訟法學、行政法與行政訴訟法學、商法學、知識產權法學、經濟法學、勞動與社會保障法學、環境與資源保護法學、國際法學、國際私法學、國際經濟法學16種“馬工程”重點教材均為法學專業核心課程教材。

  這些教材“體現了本土性、民族性、國家意識的特色”[3],“構成了較為完整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學教材體系”[4],其所包含的知識,是法學專業學生需要學習的核心知識。這些教材是一流法學專業教材體系的核心內容。

  第三,拓展教材即對核心課程所含知識進行拓展的教材。這部分教材至少包括案例教材、經典導讀教材、學科交叉教材等。對于法學這一實踐性較強的專業而言,案例教學從實踐角度幫助學生深化理解核心知識,并促進學生學以致用,因而案例教材的建設尤為重要。編寫案例教材,要注重理論與實際緊密結合,“把中國法治實踐的最新經驗和生動案例寫進教材”[5]。根據新時代全國普通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要引導學生“讀優秀傳統文化經典、馬列經典、中外傳世經典和專業經典”[2]。

  雖然經典的意義就在于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情況下可以讀出不同的意義,但對法學專業的學生而言,引導經典閱讀仍然是非常有效的學習方法,因此編寫經典導讀教材十分有必要。相應地,編寫經典導讀教材應成為一流法學專業教材體系建設的重要任務之一。

  此外,一流法學專業建設還要“組建跨專業、跨學科、跨學院的教學團隊,整合教學資源,積極探索新型教學模式,編寫出版一批具有創新性、交叉性的教材”[5],其中的學科交叉教材是對核心知識的拓展。上述三種教材,案例教材是核心知識內涵的拓展,學科交叉教材是核心知識寬度的拓展,經典導讀教材是核心知識深度的拓展,總的來說,三種教材都是學生掌握扎實的知識體系不可或缺的幫手。

  第四,應用教材是對所學知識進行實踐應用的教材。本科階段,培養能力的課程包括社會實踐、專業實習、畢業論文等,那么,相應的教材不可缺少。其中,兩類教材應加強建設,一是法律方法教材,這是能力教學范疇的應用教材;二是前沿教材,這是“將學科研究新進展納入教材”[2]的重要形式。

  二、我國目前法學專業教材建設存在的不足

  一流法學專業建設的應然教材體系中,作為“馬工程”重點教材的核心教材由中宣部、教育部直接組織編寫,其編寫機制較為成熟健全,應用教材中的法律方法教材開發得較為充分,相關的理論研究亦多有共識,選用空間較大,但其他教材的建設仍存在一定的不足。第一,法律職業倫理教材的內容建設不夠成熟。

  目前出版的法律職業倫理教材,有的以《法律職業倫理》為名,有的以《法律職業道德》為名,有的以《司法職業倫理》為名,還有的以《律師職業倫理》《法官職業倫理》為名。這些教材在內容上存在以下不足:一是對習近平法治思想闡述不夠;二是大多數教材分別闡述律師職業倫理、法官職業倫理、檢察官職業倫理,對法律職業倫理的共性理論闡述不夠;三是各個版本的教材內容差異較大;四是對法律職業的界定不夠全面,未能根據法律職業資格適用范圍的擴展而擴展。第二,缺乏對核心知識進行闡釋的案例教材。

  目前我國共出版法學專業案例教材485種。在教材名稱上,有以“案例教程”命名的,有以“案例分析”命名的,有以“案例精解”命名的,有以“實訓教程”命名的,有以“案例法學”命名的,有以“案例……法”命名的,還有以“案例教學”命名的。但絕大部分案例教材更注重研究性而缺少知識傳承性。

  在體例上,每個案例通常設置“基本案情介紹”“觀點爭議”“法理分析”三個部分,這種編寫模式是從案例出發,通過法條的適用分析來解決爭議的裁判模式,而不是從知識點出發,通過對比案例對知識點的適用,進而說明知識點的教學模式。此外,絕大部分案例教材選取的案例數量不足,有的一章內容一個案例,有的一節內容一個案例,難以全面覆蓋某章或某節的重要知識點。

  第三,學科交叉教材局限于法學與人文社會科學相關學科的交叉,法經濟學、法政治學、法社會學等教材較多,但法學與理學、工學、農學等學科交叉的課程開設較少,鮮有相應的教材出版。第四,服務于學生閱讀經典需要的經典導讀教材明顯不足。目前,已經出版的法學類經典導讀教材共15冊,有的以“經典導讀”為名,有的以“名著導讀”為名,有的以“名著選讀”為名。總體來講,有以下不足:一是數量較少;二是介紹的法學經典著作覆蓋面不全,對中國傳統法學經典介紹不夠;三是多為泛泛介紹,與核心課程的學習或二級學科研究沒有對應關系。

  第五,培養學生問題意識和創新能力的法學學科前沿教材付之闕如。我國曾出版了40冊法學前沿著作。其中,有的著作以連續性出版物的形式呈現,這些著作嚴格來說不能算是教材。即便可以作為教材使用的行政法學前沿、刑事訴訟法前沿等著作,在性質上也是研究生用書而不是本科生用書。這并不適應本科生“盡早參與和融入科研、早進課題、早進團隊”的需要。

  三、完善一流法學專業教材體系的若干思路

  我國法學專業目前教材體系建設存在不足,其成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對教材體系研究不夠全面、深入的原因,又有對實踐需求反映不夠及時的原因,還有編寫者缺乏創新意識的原因。筆者認為,在建設一流法學專業的背景下,應從以下幾個方面完善法學專業的教材體系。第一,將法律職業倫理教材納入“馬工程”重點教材序列進行建設。

  這么做的理由有三:一是法律職業倫理課程對于大學生形成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具有重要影響,因此其教材應當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進行理論闡釋,并且具有思想性、學術性和政治性品質;二是法律職業倫理課程所體現和闡釋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成果,其教材應當具有時代品質;三是法律職業倫理課程與法理學、憲法學、中國法制史、刑法學、民法學等課程同屬于法學專業一類核心課,其他一類核心課的教材均為“馬工程”重點教材建設內容,因此沒有理由將法律職業倫理教材排除在“馬工程”重點教材建設序列之外。

  法律職業倫理教材的建設應當注意以下幾點:一是應由教育部組織全國范圍的專家統一編寫、統一使用;二是應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中的法治思想相關內容寫入教材;三是對法律職業倫理的闡釋應緊密結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四是法律職業范圍應依據兩辦《關于完善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制度的意見》來界定,具體職業倫理應依據相關的法律法規進行闡釋。

  第二,重視編寫以知識點為基礎的案例教材。這主要應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一是改變案例教材編寫的體例,案例教學內容的設計應從裁判模式轉為教學模式,從知識點的講解出發,通過案件的例舉,說明知識點的具體適用范圍,從而幫助學生透徹地掌握知識。

  二是根據學生掌握知識點的學習需要設計案例教學內容,至少應包括知識點、典型案例、對知識點適用于案例的簡要評析等。至于知識點的理論爭議,不必在本科層次的案例教材中體現。

  三是應全面梳理每門課程的重要知識點,每個知識點至少例舉一個案件,知識點和案例相對應,案例體現對知識點的實踐應用和深化學習。四是法學專業各門專業基礎課均應編寫以知識點為基礎的案例教材,以幫助學生形成完整的知識體系。

  第三,重視編寫法學與理工農醫學科相交叉的教材。一流法學專業的教材建設應面向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以及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需要,在繼續建設好法經濟學、法政治學、法社會學、法倫理學等法學與人文社會科學學科交叉教材的基礎上。

  把法學與理工農醫學科相交叉的教材作為建設重點:一是適應國家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區域協同發展戰略的實施以及加快“一帶一路”、區域協同發展法律研究和法治人才培養的需求,建設法學與“一帶一路”、區域協同發展相關學科的交叉學科,編寫交叉教材;二是適應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制藥、節能環保、數字創意等戰略新興產業的發展和加快培養相關領域法治人才的需要,建設法學與相關學科的交叉學科,編寫交叉教材。

  三是適應養老護理、健康醫療、兒童教育、保障房建設、食藥監管、精準扶貧等民生短板補強的需求和加快培養相關領域法治人才的需要,建設法學與相關學科的交叉學科,編寫交叉教材。第四,編寫與核心課程、思想史課程相對應的法學經典導讀教材。刻苦讀書學習是“四個回歸”的第一回歸,閱讀經典是第一回歸的主要內容。

  在本科生認知經驗不足的情況下,編輯經典導讀教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編寫法學經典導讀教材,一方面應當根據課程學習的需要編寫,每門核心課程都應編寫相應的經典導讀教材,尤其是中國法律思想史、西方法律思想史更應編寫相應的經典導讀教材,這樣可以深化對相應課程的學習;另一方面,在編寫經典導讀教材時應對經典做擴大解釋,不但應包括著作,而且應包括論文和法律性文獻,以達到讓學生全面掌握經典要義的目的。

  第五,按二級學科編寫相應的學科前沿教材。對學科前沿的充分了解是培養本科生創新意識和創新能力的基礎條件,編寫并不斷更新學科前沿教材是本科生系統了解學科前沿問題的重要途徑。由于專業研究領域的分工越來越細,編寫一本大雜燴式的學科前沿教材顯然不合時宜,學生也很難有較大的收獲。既然學生攻讀碩士學位研究生必須有二級學科的研究方向,那么在編寫學科前沿教材時亦應按二級學科進行,這樣既有利于全面梳理相關的前沿問題,又有利于保持本科與研究生階段的學術銜接。

  |參考文獻|

  [1]教材建設是國家事權[N].光明日報,2017-07-14.

  [2]陳寶生.堅持“以本為本”推進“四個回歸”建設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一流本科教育[J].時事報告,2018(5):18-30.

  [3]蔣承勇.馬工程重點教材:特色創新精品[J].中國編輯,2018(2):4-9.

  [4]顧海良.教材體系建設是育人育才的關鍵[N].光明日報,2017-10-02.

  相關法學論文范文閱讀:我國法學教育模式的不足及革新模式構建

  下面文章首先分析了當下我國法學教育模式,發現其仍為傳統的專業型教育模式,而且當前我國法學教育普遍存在“重數量、輕質量”“重理論、輕實踐”“重課本、輕學生”等突出問題,文章中指出其根源在于我們的教學目標、教學思路和教學方法過于陳舊。為了整體上提高我國法學教育水平,文章中提出確定多層次的教學目標、走專業教育和職業教育兼顧之路、堅持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方法,是我國法學教育改革的可行路徑。

吉林快3单双最多出几把